带你走进卢氏县横涧乡 文/牛爱民

2018-08-11 18:10:33

走进横涧

文/牛爱民



在我眼中,横涧只是卢氏县诸多乡镇中的普通一员,及待我走进横涧,亲吻过她的每一寸大地,方才惊讶地发现:横涧原来是人猿相揖别的地方,是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


走进横涧乡政府,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巍然屹立的毛主席像。


01

人猿揖别在横涧上演

研究卢氏,我发现一个秘密:但凡地名带“涧”的,无不历史悠久,文化厚重。例如涧西、涧底、涧北,均为原始部落重要遗址,均有重要文物面世。有涧就有水,古人逐水而居,尤其两河夹角的高台地,背山面水,山环水绕,自然是原始先民的首选地。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1956年冬,老百姓过年缺钱花,就挖出龙骨化石卖到收购站。在县文化馆任职的父亲牛树森,仿佛看出了蹊跷,便从中选出标本,寄往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刚过罢年,周明镇教授就带着几十名大学生来了,在横涧乡营子村王家坡(当时叫孟家坡)发掘三个月。出土了犀牛、三趾马、肿骨鹿、卢氏兔、洛河中兽等三十多种动物化石标本,其中最重要的是挖出了“跗猴”牙齿化石,这是中国乃至世界发现年代最早的灵长类代表,是研究人类进化的珍贵实物标本。因在卢氏出土,即命名为“卢氏跗猴”,距今4000多万年,实物藏于北京研究所,复制品在北京猿人洞展出。这次发掘意义重大,以至于数十年后周明镇教授在其论文中称:“解放三十年来,我国哺乳动物的研究方面,应属卢氏第三纪晚始新世动物群的发现为重要。”

“卢氏跗猴”牙齿化石遗址

横涧王家坡“卢氏跗猴”遗址


1976年,父亲在西街碰见担了两箩头龙骨的刘廷科老人,他家住横涧乡锄钩峪刘家岭。父亲把他引到文化馆,把化石倒出来,拣选出一些珍贵标本。听他说曾挖到两个人类头和手化石,卖到了收购站。父亲受到启发,便和文化馆长李金玉一起,在外贸收购站龙骨堆中拣选3天,找出了大象、剑齿虎等重要标本。尤其是在麻袋底部,拣出了父亲认为是人类牙齿的化石2枚,人类头盖骨化石4片,打包带回。1980年,经中科院古人类专家贾兰坡鉴定:是距今10万年前的“智人”化石,是真人,是直立人,因在卢氏出土,专家命名为“卢氏智人”。

卜厢峪出土了“卢氏跗猴”化石,锄钩峪发现了“卢氏智人”化石,再和卢氏出土的恐龙龙骨、恐龙蛋化石一链接,北京专家立马得出结论:卢氏是人猿相揖别的地方,是河洛文化的源头,是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

“卢氏智人”头盖骨化石

刘家岭“卢氏智人”遗址


不仅证明人猿相揖别的两个化石点都在横涧乡,而且,象征国家重器的“周鼎”(商彝周鼎乃稀世之珍)出自横涧照村;罕见的生殖崇拜物“陶祖”发现于横涧衙前村;仰韶时期文物出土最多的遗址在横涧岗台,如此一想,横涧乡的历史文化,真得刮目相看啊!

周鼎

陶祖

青铜戈

02

革命火种在横涧点燃        

1932年11月19日,红三军1.5万人在军长贺龙、军政委关向应的率领下,千里来龙,抵达卢氏横涧,当晚,红旗高插青山岭,军营驻扎在韩家山、李家山、杜家岭、青山岭跟一带。红军镇压土豪,接济穷人,使卢氏山区的穷苦百姓,第一次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1934年12月4日,红25军三千将士北上抗日,抵达卢氏县叫河(现属栾川县),在身陷敌军重围,红军面临灭顶之灾的情况下,红军派出的手枪团在横涧千佛窑一带巧遇小货郎陈廷贤,是他挺身而出,将红军带出卢氏重围,为拯救红军、为中国革命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1939年6月,赵致平从延安陕北公学毕业,化名刘尊世来到洛阳。经中共豫西省委研究决定,派赵致平以省委巡视员的身份,到陕灵地区视察工作。赵致平化装为新闻记者前往卢氏,他一面进行抗日宣传,一面培养建党骨干。8月份省委宣布:赵致平担任陕灵地委宣传部长兼卢氏县委书记。9月上旬,卢氏县第一个中共党支部在横涧乡营子村诞生。9月中旬,中共卢氏县委在横涧乡营子小学正式建立。此后,赵致平以营子学校为地下县委联络中心,自己身穿长衫,头戴礼帽,化装为卖毛笔的商人走村串乡,发动群众,建立组织,在莘塬大地点燃了民族解放的熊熊火炬。

“播火”书记赵致平

中共卢氏县委诞生地——营子小学


1946年7月,李先念带领中原突围部队来到豫陕边,建立了豫鄂陕革命根据地。为解决根据地困难,中央指派太岳军区给予援助。太岳军区选派北沙团长带领一支300人的精干队伍,带着军饷和电台,从山西横渡黄河,一路奋勇拼杀,挺进卢氏。起初,北沙部在龙驹布防,后来,在四分区司令员黄林的率领下,移防横涧的董家村、陈家棱一带。

这年“腊八”,经同志们介绍,北沙团长与中原突围出来的女干部晓阳喜结良缘。陈家棱唢呐声声,喜气洋洋。横涧街到处传播:新四军的团长今晚大婚!

殊不知,这本是我军故意放出的烟幕弹,利用结婚,麻痹敌人,我军出其不意,翌日凌晨撤离横涧,成功实现了战略转移。

之后,在六出七进的“拉锯”战中,横涧人民支援子弟兵,慷慨无私,尤其是横涧区副区长杨育华,在匪首郭焕亭的严刑拷打下,坚贞不屈,英勇就义。

回顾从红军征战,到卢氏剿匪,横涧人民对中国革命做出了无私的奉献,惟其如此,共产党人回报老区人民,政策优惠,资金扶持,从而在横涧山川吹响了精准扶贫的战斗号角。

横涧副区长杨育华

横涧千佛窑洛师留下的抗战标语

03

大跃进年代的传奇故事

1947年9月10日,卢氏县城首次解放;1948年11月,卢氏县扫清残匪,全境稳定。

横涧人民分得了土地,他们从家庭单干发展到互助组,热热闹闹,发展生产。

1953年春,横涧乡下柳村出了个泼辣大胆的能人——候树立。这是个20岁的小伙子,身材干瘦,貌不惊人,但他那颗炽热的心却不停在思索:平原地区能搞农业生产合作社,我们深山区就不能搞吗?能!一定能!他和几个小青年一商量,把自家的土地、耕牛、农具合到一起,就成立了卢氏县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下柳“五三”农业生产合作社。

1955年12月,《人民日报》头版登载了一则消息;题目是《深山区卢氏县“五三”农业社依靠集体力量夺得农业大丰收》。并且加了编者按,指出:“位居豫西深山区的卢氏县‘五三’农业生产合作社,依靠集体力量夺得农业大丰收的事实告诉我们,组织起来走农业集体化道路是我国农业发展的唯一道路……”。接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播出了这条消息。

1956年元月上旬,“五三”社收到了阿尔巴尼亚驻华使馆的信,信里写道:我们阿尔巴尼亚是社会主义国家,和中国一样正在往农业集体化道路上过渡,目前尚缺乏经验。见到你们的丰收消息,非常感动,表示热烈祝贺。我们深望与你们交为朋友,携手并进,并请将你们的经验详告我们……。

随即由县里驻社工作组起草,给阿尔巴尼亚驻华使馆复了信。自此,卢氏县“五三”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名字通过阿尔巴尼亚驻华使馆,传到了地拉那。

不久,全国开始了高级合作化运动。横涧境内沿洛河30多个小社,合并为集体农庄。给农庄起个什么名字呢?工作组姚放同志提议:“五三”社和阿尔巴尼亚使馆多有来往,就叫中阿友好农庄吧!”大家一听,拍手叫好。自此,卢氏县第一个农庄——中阿友好农庄这个名子载入了中阿友谊的史册。

1957年9月,阿尔巴尼亚作家斯巴赛访问中国时,特意来中阿友好农庄作了历时三天的访问。到河南后,省委又派作家李准等陪同来访。

客人一到卢氏县城,首先受到2000余人的夹道欢迎;接着,在农庄所在地东营子村,受到了全体庄员热烈欢迎。作家斯巴赛热情开朗,谈笑风生,见到坡上红艳艳的柿子,就要上坡观看;听说有一家结婚,又要求看看中国的传统婚俗。农庄领导征得主人同意,特地组织了一次披红挂彩坐轿的传统仪式。客人看后欣喜地伸着拇指,热情地和新郎、新娘握手。

在毛主席“人民公社好”的号召下,1958年8月,中阿友好农庄和十几个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并为卢氏县第一个人民公社——中阿友好人民公社。该公社设横涧街,包括现今横涧、双龙湾两个乡镇的辖区,总人口27000余人。侯树立升任社长,张绍渠、刘维汉先后任公社党委书记。

1959年11月23日,阿尔巴尼亚驻华使馆二等秘书穆罕默德和阿尔巴尼亚留华学生王启新,来中阿友好公社进行访问。24日上午,客人参加了中阿友好公社为庆祝阿尔巴尼亚解放15周年举行的庆祝大会。会后,客人们参观了卜罗沟水库工地,和社员们一块抬土垫坝,并且到社员家里座谈,受到了社员们的热烈欢迎。

 1959年11月29日,阿尔巴尼亚解放15周年纪念日,阿驻华使馆举行了国庆招待会,中阿友好公社党委副书记张全恩应邀出席,并且与朱德、贺龙等首长、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帕里夫蒂及夫人合影留念。

1960年11月11日,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帕里夫蒂及夫人和阿尔巴尼亚诗人、驻华记者恰奇,来中阿友好人民公社进行友好访问。次日上午,公社隆重举行了有3000多名社员参加的迎宾集会。大使在会上建议阿中友好合作社和中阿友好人民公社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并把一面绣有“不朽的友谊的象征”的锦旗送给中阿友好人民公社,接着用中国话高呼:“阿中人民牢不可破的友谊万岁!”全场掌声雷动,群情欢腾。

12日下午到13日上午,客人们先后参观了公社机械厂、友谊水库,董家村大队的敬老院和幼儿园。在公社林场访问时,大使和诗人还脱去长衣、卷起裤角,挥锨与林场工人一道植树造林。

大使回京不久.向中阿友好人民公社党委第一书记刘维汉发来了请柬,邀请他赴京参加阿尔巴尼亚建国16周年国庆招待会。在那次盛会上,刘维汉还近距离见到了毛泽东主席。

04

横涧人物抒写出精彩华章        

背着尊卢氏发明的“卢”器,横涧人从藏奇毓秀的熊耳山走来,从河图洛书的传说中走来,他们刀耕火种,逐鹿捕鱼,不仅螽斯绵延,日渐文明,而且养育出一个个令人骄傲的横涧儿女。

☝☝车迎新,这位卢氏人耳熟能详的部长级人物,身在朝堂,心系故乡。面对我们的采访,他不愿自夸摆功,而是真诚地建议,拉大岗台至望云庵一线的城市格局,做好卜厢峪环线的旅游布局,推出毛泽东与曹植甫的时空连接----


从当年横涧乡的赤脚医生,锤炼成中国农行系统的“压舱石”,这固然与机遇有关,但是,车主席暖人的话语、服人的睿智、高洁的品格,尤其是常接地气、不忘百姓的大家风范,让人折服,令人骄傲。

☝☝高春芳,这位横涧窑洞走出的农村青年,不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50医院院长,而且是享誉全军的将军级大夫。2001年,他运用最新成果,从正常人身上采集一滴血,即可早期诊断其有无大肠癌、肝癌等恶性肿瘤病变,确诊率达到96%以上。据国内资深专家证实,该项成果比美国早了一年半,不仅填补了国内空白,而且位居世界顶尖水平。2006年,济南军区联勤部党委作出了“关于开展向高春芳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军报刊载,成就卓越。

☝☝高亮,1972年出生于横涧乡营子村,2009年5月,他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计算宇宙学研究团组首席科学家,他的团组成为国家天文台面向世界前沿,引领和支撑天文基础理论创新突破的主要研究力量。今年夏天,他冒着七月流火,把数台天文望远镜运回卢氏,排列于卢园广场,让蜗居大山的乡亲们第一次聆听了“天方夜谭”,第一次亲眼看到了“天外有天”。

☝☝郭静楠,1985年出生于横涧乡营子村,2006年成为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硕博连读研究生,2012年担任德国基尔大学物理系火星探测组组长。她的研究成果位居世界前沿,受到国外诸多媒体关注。这个熊山洛水孕育的小女子,在欧洲各国游学7年,作为国际尖端科学的份量,似乎与她的年龄极不相当,然而这种不可思议的悬殊,更突出了她的卓尔不凡。静楠不只是卢氏的骄傲,她在用青春抒写巾帼传奇。

杜重兴画作

☝☝杜重兴,2010年与深圳罗湖区文化馆签约至今,2012年以来多次在深圳、珠海等地举办个人画展。正是端午时节,我们志书编辑在横涧乡政府前面的“杜公馆”,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丹青妙手。他一面和我们交谈,一面在墙上挥毫泼墨,不一会儿,一幅“喜上眉梢”,一幅“国色天香”便赫然告竣。收好墨宝,开始品茶,茶未沾唇,一阵风声帘动,进来了满腹文化情怀的乡村女干部雪儿。原来就是她,带着贾平凹大师趟过人猿揖别的横涧山川,尝过卢氏老城的牛肉汤;原来就是这个古道热肠的基层干部,成了大作家笔下的主人公,成了老古董散记中纯情懵懂的文学青年。

☝☝秦治章,是横涧乡横涧村的普通农民。1984年迷上梅花后,从南方引进名优品种进行研究。2007年4月,秦治章挑选出 42棵梅树,赠送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为此,钓鱼台国宾馆向中共卢氏县委、卢氏县人民政府发来感谢信。10年来,他向延安宝塔山、北京中南海等地捐赠名品梅花数百株,自建“豫西梅园”,举办豫西梅花节,带动全乡发展梅花产业,为群众脱贫致富趟出一条新路子。

田宝琏喜看蚕宝宝

☝☝田宝琏,1992年担任横涧乡淤泥河村村委会主任,1995年至今担任村党支部书记。1992年起,他开始带领群众发展植桑养蚕,年收入达到120万元。2015年,争取资金1287.5万元,全面完成了淤泥河美丽乡村建设。2007年该村获得“省级文明村”之后,又连续获得市级以上奖励18次。他个人荣获“河南省乡土拔尖人才”和“全国绿色小康户”等诸多称号。2017年7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横涧乡淤泥河村调研时,对田宝琏和淤泥河党支部给予肯定,并强调:党组织要切实担起抓党建促脱贫攻坚责任,以苦干实干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

刘云山在横涧乡淤泥河村调研

赤日炎炎,大地似火。然而,在横涧大地奔波,我们没有感到辛苦,因为,还有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王生文、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赵群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赵仓、河南大学民生学院副院长张国梁等等,一组组横涧人物未曾访谈,一个个成功事迹尚未感受,所以,我们不怕辛苦,一路向前!

05

好山水好景致旧貌新颜

横涧乡地处卢氏县城乡结合部,总面积251.5平方公里,总人口9043户,31283人,区域面积和人口数量位居各乡镇第二。近年来,横涧乡党委、乡政府以全域旅游为发展目标,以马庄河生态艺术谷、横涧川休闲采摘园、淤泥河美丽乡村这三条旅游线路为发展重点,扬鞭策马,快速布阵,把一个生机盎然、魅力无限的新横涧呈现给世人。

提起横涧乡的名胜佳景,首推熊耳山。熊耳山主峰海拔1569米,是横涧乡的脊梁,也是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分水岭。《水经注》载“双峰竞秀,望若熊耳”,山因此得名。传说太上老君到此经过,坐在山顶穿鞋时将山压歪,故有“歪嘴山”之称。《尚书·禹贡》载,大禹“导洛自熊耳”,劈山凿石,疏通河道,原始先民方才择地搬迁,安居乐业。熊耳山不仅山险水美,而且自古以来香火旺盛,道教文化源远流长。从仅存的石刻、石像追溯,唐宋时期道士有上百人,庙观达十多处,晨钟暮鼓,震荡洛川;传经送道,闻名遐迩。相传祖师在此修道成仙,之后落脚武当。



离熊耳山景区不远,有个藏兵对阵的棋盘山。棋盘山位于横涧乡薛家沟村,主峰海拔1200余米,巍然大气,高耸入云。山脊窄狭险峻,令人望而生畏。山下刀锋林立,令人过目不忘。棋盘山与舍身崖之间有一道石壁,远远看去,好似楚河汉界,于是得名棋盘山。相传棋盘山下有一农户,姓刘名成,有一天上山砍柴,听见山顶有人,便好奇地爬了上去。只见一老翁仰天大喊:“天当棋盘星为子,哪个敢下?”话音未落,一老者声到人到:“地为琵琶河作弦,老子敢弹。”说罢俩人便对弈起来。刘成正看得心惊肉跳,一老翁劝他:“你该回家了!”刘成回到村中,怎么也找不见父母,问及村中老人,方知已过去百年,父母早已去世。刘成痛失父母,哭声震天。突然乌云卷过,刘成不见踪影,村里人都说他得道升仙了。

  

 

除了青山丽水,横涧乡最美的风景当是红叶奇观。

每到金秋十月,在横涧乡南孟峪一带,红叶满山,游人如织,人们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魔力,感恩四季变化带来的视觉享受。

 

 

此外,横涧乡的梅花培植,已经形成观光产业,由此带动的梅花艺术节,活跃了群众,繁荣了乡村,把一个有品有味的新横涧,装扮的无比靓丽,活色生香。


结    束    语

横涧乡从“卢氏智人”的蹒跚脚步中走来,从红军血与火的洗礼中走来,从“六出七进”的“拉锯”烽烟中走来,从精准扶贫的时代大潮中走来。

当我走进横涧、了解横涧之后,一边是惊讶,更多的是感动。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生存是人类的本能,发展是本能的呼唤。无论哪朝哪代,只要政局稳定,社会祥和,人们就乐于繁衍,着意发展。然而,当下的横涧乃至卢氏,确实碰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进出于横涧乡的沟沟岔岔,行走在熊耳北麓、洛水南岸,我亲眼看到:漂亮的三淅高速穿山而过,企盼的蒙华铁路正在建设,代家村、薛家村、马窑村、衙前村、营子村等等,一个个扶贫搬迁安置点依山傍水、奢华大气;淤泥河、青山村、碾盘村、横涧村等等,一个个深闺美女靓丽无比、魅力四射。

我知道,在这雄起的扶贫大楼背后,洒下了建筑工人无尽的汗水;这些鲜花摇曳、水光潋滟的美丽村庄,凝聚了横涧乡党委书记李敏霞、乡长任丰良这个领导班子的集体智慧;我更知道,原始先民祈天祷地、处心积虑延续下来的横涧子民,终于赶上了好时代,一个习近平执政的时代,一个精准扶贫的时代。

熊山不墨千秋画,洛水无弦万古琴。这画,看得见横涧大地的巨大变革;这琴,听得出扶贫攻坚的时代强音!

熊耳山始终无语,看惯了春华秋实,日出日落。

洛河水笑语连连:来卢氏看看,横涧欢迎您!

——2018年8月5日凌晨4时

编者推荐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乌鸦反哺报母恩。对于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卢氏这一方山河,我们无不怀着一种纯纯真真、悠悠绵绵的情感。虽则爱土爱乡,而更宜知土知乡,若能经世致用、谋乡建乡,则是最终目的——当然,这也是志书类文字的三个梯次的意义之所在。


作者以不辞辛劳搜集到的关于横涧乡的丰富具体的资料为基础,从横截面和纵深度两个维度,分人猿揖别的文化渊源、红色火种撒播的革命历史、大跃进年代的传奇故事、横涧现代人物的华章风采、青山秀水的旅游景观和经济大潮等五个方面,有条不紊、通俗流畅、如数家珍,为我们轻轻地揭开了横涧——这方山河美丽的面纱,既反映了她往昔今朝的变化,更勾勒了她方方面面的亮点。


细细品读,感觉一来受用,因为这个志书,为各界各方人士系统性地认识和了解这方山河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也能起到凝聚和鼓舞民心士气的作用;二来致用,因为这个志书,对各界各方人士开展更高层面的利用和开发,做更多途径的引用和借鉴,甚至对旅游文化、对经济建设、对社会发展、对后世研究等等,都有极好的资料性参考意义,若继续做更多类似的搜集和整理,并结集推出,不啻为一部浩瀚艰苦而又颇具价值和份量的文化惠民工程。

亲们,关于横涧,您还有哪些自己比较了解的杰出知名人物需向大家推荐呢?(每人推荐横涧杰出知名人物以不超过5名为宜,并附上文字介绍作为理由为好),欢迎踊跃参与“横涧名人提名活动”,谢谢!


作者简介

牛爱民,卢氏县城关镇人,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三门峡市党史学会会员,《卢氏县军事志》、《卢氏旅游文化大观》主编、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横涧乡志》特邀主编。